收藏本站( Ctrl+D )

第215章 乘胜追击



    车子在高速上疾驰。

    发出一声感叹之后,唐奕就没说过话,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直到到达目的地,下车时唐奕突然对君欣卓来了一句,“我也要上市!”

    君姐姐挑眉,嘴角突然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明知顾问道,“怎么突然想上市?石头可是很反对咱们上市的。”

    三石的原则就是不上市,秉承自主原则。

    却是唐小奕摇了摇头,“不一样的。”

    车也不下了,看着君姐姐,“石头的方向是尖端实体制造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在这个方向上他要绝对的掌控权。”

    “所以他排斥上市,不想被股市左右发展思路,更不想被别人借股市做文章,于是不仅中国三石不上市,北美三石也不会上市。”

    “但是,企鹅他不拦着上市,我们也可以这么做。”

    越说越兴奋:“我们把tokki公司剥离出来,专门成立实体事业部,这样就可以保证绝对的掌控力。”

    “然后把游戏公司操作上市,既能得到大量资金,又不影响实体发展!”

    “然后用股市挣来的钱,反补给实体制造。”

    眼神渐亮,“我有预感,别看他现在财大气粗,后面有用大钱的时候。他也说过,过几年,可能上千亿的资金都不一定够!”

    “咱们得早做准备,不能可着他一个人折腾。”

    君姐姐耐心地听着唐小奕分析,等他说完,“那你也想去米国上市?”

    “不!”却不想,唐奕一口否定,“不不!去米国不好。”

    眉头皱的紧紧的,“让我想想……”

    “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都去米国,出点事儿就都完了。”

    “我去香港!”似乎想到什么,继续道,“最好拉上三叔的博客网,还有宁村夫的文学网站。”

    “对!就这么干!”

    “我和三叔去香港上市,把宁村夫留在内地上市。”

    “分别吸收资金,再暗中布局电子产业的边缘技术。”

    “就像tokki蒸镀技术这种,不起眼,但是以后可能会很重要的技术。”

    “万一哪天石头顶不住了,咱们再一起亮底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他在前面冲,咱们在后面闷头搞钱,搞技术!”

    “对!!就这么干!回头我就和三叔商量商量。”

    君姐姐笑了,笑的很踏实,“都听你的!”

    却是唐小奕一砸大腿,话题突然又跳回齐磊的股价:“他娘的,早知道能涨到42块,我也跟着炒股去了!”

    好吧,唐小奕还是纠结齐磊这波吃的有点饱。

    ————————————

    京城,FGW办公大楼里。

    常老太太像个孩子一样,与对面的徐小倩击掌。

    “哈哈哈,和奶奶碰一个,那小子做局,咱们娘俩吃肉!”

    徐倩,“哦吔!”

    好吧,吃得最饱的人在这儿呢!

    【30支付】,这次通过各种渠道,借用无数力量,除了瑞达利欧和杰拉德的4000万之外,还利用其它渠道拿下了2000万股。

    一共6000万股企鹅股票,净收24亿米元。

    常奶奶,“怎么样,这笔钱套现之后,你是准备交给他,还是转回国内,留做自用资金?”

    徐倩想了想,灵动的大眼睛滴溜溜乱转,最后,“才不给他呢!也不用转回来。”

    “嗯?”常老太太不太理解,“那你想干什么?”

    徐小倩贼兮兮地凑过去,“奶奶,你说…我在国外也弄一个代理公司怎么样?”

    常老太太,“……”

    “石头一个人单打独斗还是太单薄了,我要是再弄一个公司,可以打个配合,做个双簧之类的呀!”

    “万一他拿不下来的项目,我能拿下来呢?”

    常老太太:“……”

    徐小倩,“他想让我们给他看家,自己在外面风光,哪有这种美事?”

    “您看着吧,都不会如他所愿的,咱们也不能落后呀!”

    常老太太点了点头,“有道理!”

    ……

    ————————

    其实,连齐磊都不知道,最大的赢家其实是徐幼稚。

    更没想到,经过这件事,小伙伴们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本来嘛,谁也不比谁少个心眼儿,都是从叫尚北的那个小地方出来的,都是章南和耿大爷调教的,在一个炕上打过滚儿,在一个桌上抢过食,谁又愿意安分呢?

    也别说什么,天才扎堆了,哪来的天赋这些话。

    刘邦改秦不过沛县之才,朱元璋创建大明也是半个朝廷的钟离班高。

    学者们常说的一句话:建立一个国家,一个县的人才足够了。

    何况,做点生意?

    天赋很重要,但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平台和发展的土壤。

    齐磊还没意识到,他想做黑白之间,把该保护的人保护的很好。

    可那只是他的一厢情愿罢了....

    在小伙伴们眼里:

    聚,若皓月;分,则如繁星。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舞台,各自精彩。谁也不愿意暗淡在夜空之下。

    也许再聚之时,皓月亦不为足。

    曾经的少年们合于一处,已经是灿若骄阳了。

    ……

    ——————————

    除了以上,高兴的,不高兴的,郁闷的,吃撑的之外,还有一个人挺纠结——珊莎.沃尔特!

    这个老女人看着股价陷入了沉思。

    一百万股……

    发行价1.26米元买进,现在是41.96米元……

    如果卖出去,这是挣了多少钱呢?她数学突然不好了。

    而更让珊莎纠结的是,她似乎已经被齐磊牢牢地绑上了贼船。

    就在她的办公桌上,摆着企鹅最新的发展计划需要她审核。

    “企鹅视频……”

    珊莎自言自语,脸上有着明显的纠结之色。

    齐磊下一步的动作已经很明确,他要开辟一个以影视内容和网民自制内容为并行主体的全新视频网站。

    让网民成了内容消费者的同时,也成为内容的制造者。

    对当下的米国互联网来说,概念也是极为超前的。

    他的野心已经不再局限于单传的社交平台和即时通讯软件,而是锋芒毕露的转向了视频平台。

    珊莎即便对齐磊存有很大的偏见,可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天才,甚至可以说是网联网时代的领军人物。他力图打造一个更开放,更有互动性的互联网生态。

    不得不说,即便珊莎并不算是一个内行,可依旧为之震撼,甚至有些期待。

    但是,很可惜,那是一个中国人。

    如果他是米国人,哪怕只是一个白人,米国资本也会愿意接受这样一个创造者。

    可惜,有些东西是与生俱来的,有些斗争也是无法避免的。

    做为一个在政坛摸爬滚打了近二十年的老政客,珊莎太知道什么是米国了。

    别看这个中国小子现在混的风生水起,得到了华尔街的青睐。但是,珊莎可以断定,他早晚有栽跟头的时候。

    也许就在明天,也许就是三年五年,最多不会超过七年.。

    总之,那一天早晚会到来。

    鲍尔森不可能永远是他的保护伞,而现任的大总管也不可能永远掌握米国,永远需要他的大数据。

    齐磊不可能永远为这些人提供惊喜,再天才的人也有耗尽才华的一天。

    而到了那个时候,鲍尔森也好,华盛顿也罢,会毫不犹豫地抛弃他。

    到那时,不但他自己万劫不复,每一个和他有关系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包括自己!

    是的,珊莎还是很清醒的。无论开始,还是现在,又或者将来,珊莎都知道,拿了齐磊的好处,最终都会受到反噬。

    之所以依旧拿了,是因为齐磊开出的价码太高了,高到她愿意承担这样的后果,甚至为此而背叛了MZ党。

    但是……

    “该死的,你不要得寸进尺!!”

    企鹅视频没问题,让珊莎高抬贵手,不要给他添麻烦,珊莎也没问题。

    她很乐意还这个人情,毕竟齐磊让她和山德一下赚了四千万。

    但问题就在于,企鹅视频中国板块是什么鬼!?他要在视频内容分类之中,把中国元素、中国内容单独分出来!?

    疯了吗?你难道不知道,自己本来就是敏感人物,还要推出这么敏感的内容!?

    “这个混蛋,到底在干什么?”

    齐磊给珊莎出了个难题,哪怕是齐磊弄个“东亚板块”,然后再利用职权重点推中国内容,珊莎也能接受。

    你直接上,原形毕露?一点都不掩饰的?

    那问题来了,要不要通过这部分的审核?

    珊莎有点头疼。

    ……

    ————————

    大赚一笔,并没有让齐磊得意忘形,或者有任何松懈,企鹅视频,正是下一步的计划。

    是的,齐磊没有继续高歌猛进,把什么黄钻、绿钻、蓝钻、黑钻、彩钻的一股脑的都砸出来。

    什么QQ农场、QQ停车,QQ游戏、QQ乐音的,来的引爆全球。

    不是不想做,事实上,都已经做完了,随时可以拿出来用。

    那为什么不扔出来变现呢?

    因为没必要,现在的内容就够消化一段时间的了,也够同行们抄的了。

    一下都甩出来确实挺好,但也分散了用户的注意力,等于是自己把自己摊平了,给自己找麻烦。

    而且,想都不用想,比尔那家伙肯定已经开抄了,那就更不能都甩出来。

    让他一次抄个够?然后再空出精力深入开发市场?齐磊没那么傻。

    让他先抄着,等他把企鹅社区的模式抄过去了,我就推QQ农场。

    把QQ农场抄完,我再上线QQ停车。

    让微软永远奔波在抄袭的路上,而企鹅永远走在“创新”的前沿。

    到时,网民自然会有一个判断和评价。

    那时,别的同行都疲于追赶,齐磊则正好可以不显山不露水地把视频网站做起来。

    也不是直接上短视频,像后世DY、K手这样的大杀器。没那个必要,现在长视频内容足够惊艳市场。

    还是那个套路,等同行开始追赶,我就自制影视内容。

    等你们又追上来,我换赛道,换成短视频,依旧让你们车尾灯都看不见。

    这才是重生挂逼的价值嘛!领先一百步。

    都没人和你玩了,到时米国的反垄断法也就该找上门了。

    可是领先一步,让你有能追上的错觉,却总是差那么一点点。

    至于珊莎纠结的,中国板块……

    别误会,齐磊不傻,珊莎想得到的,他也想得到。

    他很清楚,这个东西一出来,必然会惹麻烦。

    只不过,齐磊思考问题的逻辑和珊莎不一样。

    这不是一个惹麻烦和避免麻烦的问题。

    上了中国板块阻力重重,不上就能平平安安的?

    不是在这两个答案里二选一。

    而是,假如现在上,阻力是10,危险程度也是10。

    以后上,阻力可能是20、30,甚至100!危险程度可能是20、30…100!

    那你说,应该选择什么时候上?

    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可以说,现在是最佳时机了,越往后,难度越大。

    时间上,2002年米国反恐如火如荼,与中国还算是小蜜月期。就算有防范,有对抗也是抗力最小的时候。

    空间上,齐磊搞定了鲍尔森,正是如胶似漆。而且被华盛顿所期待,手里也有筹码。

    别忘了,北美三石当下账面上最大的股东不是齐磊,是米国人。

    ARM被齐磊实际掌控的秘密,也还没有爆出来。

    齐磊现在动手,就等于是在一家米国人监管,由米国人掌控的公司里加入一点CEO祖国的内容。

    你可以把它当成是齐磊的一点个人情怀,或者干脆就是对国内势力的妥协。

    从情理上,更容易被米国人所接受。

    当然了,不是说这些因素会导致齐磊这么做完全没有后遗症,完全没有阻碍。

    那是不可能的,到什么时候都不可能。

    人活一世,绝大多数时候,不是在对的与错的之间准确地挑出对的,而是在一堆错误答案里,挑出看着顺眼,勉强得分的那一个。

    更何况是这种涉及商业、政治、甚至是大国博弈的高端局。

    往往没有满分答案。

    事实上,从第一次出国和老外打交道开始,齐磊就从来没幻想过正确答案。

    收购ARM时,他的预期只是把拜伦奥古斯塔弄回中国的,对拿下ARM从来没抱有必争的信念。最后是运气好,才被文经理成全了。

    上一次来米国确定北美三石的框架,也是一样。

    朝着最好的方向努力去做,能不能成交给天意。

    这次上线中国板块,同样如此。机会有,但不大,值得一试!这就足够了。

    不敢奢望,一定办成。

    ……

    也许,唯一让大伙儿有点不理解的就是,为什么齐磊这么极端,非要搞一个中国板块?这不等于是把针扎进了老米最敏感的裤裆上吗?

    别看QQ和企鹅社区混的风声水起,可是,舆论,是万万碰不得的!

    操纵舆论,那就更是碰不得了。

    “石头!”耿大爷到这个时候还有点犹豫,“你这回是不是冲动了?”

    “要不…咱们再想想?”

    小马哥没发表意见,但是眼神告诉大伙儿,他和耿大爷的想法是一样的,太着急了吧?

    你想输出中国元素,完全可以糅合到整个企鹅视频里,分散输出呗,潜移默化的道理齐磊比他懂。

    为什么还要这么刚,一副直接硬闯的架势呢?

    这时吴宁也道,“我也觉得有点玄乎,太冒险了。是不是再慎重一点?”

    见齐磊不说话,又捅了捅赵维,“你说呢?劝劝他!”

    却不想,赵维呲牙一笑,“我听石头的,他说干啥就干啥。”

    众人,“……”

    无不鄙夷!你这叫愚忠!

    对于大伙儿的疑虑,齐磊表现的却是异常坚定,“我很清醒,也很确定,一定要这么做!”

    “为什么呢?”吴宁不理解。

    完全不理解,感觉这次齐磊似乎又在玩什么阴谋啊,战略啊!

    连自己人都看不懂的套路。

    ……

    。

    【月票投币口】

    【推荐票投币口】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