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Ctrl+D )
当前位置:精品小说网 JPXS.NET>书库>武侠仙侠>一品丹仙> 第六十一章 不擅斗法

第六十一章 不擅斗法



    <script type="0481bf70ddd0ab4502b70700-text/javascript">show_htm2();</script>

    有明确的地点,有明确的指向,再搜不到东西可就说不过去了。事实上各处学舍的行走和修士们大多是查桉的老手,很快就搜罗到了不少骨头。

    一排箩筐之中,有各种牛骨、马骨、羊骨、鸡骨等等,但行走们并非草包,都有基本的判断力,这些骨头都收集过来,只是为了以防遗漏,真正搜出来的,是十二个头骨。

    人的头骨。

    每一个头骨上,都凋刻着不同的奇怪符号。

    罗凌甫在会稽待不下去了,将申斗克的尸体、搜出来的头骨、申斗克的法器和随身物品,以及重伤未醒的庆书带上,立刻启程北返。

    临走前将万涛、钟离英、吴升等扬州学舍修士召集过来,吩咐:“庆书需回临淄疗伤,在学宫有消息抵达之前,扬州学舍一应事务,暂由孙五负责。”

    众人躬身应诺,重吾和陆离出列,向罗凌甫恳求:“奉行,我二人愿随侍庆行走疗伤。”

    他们本就是庆书门下,是随庆书入主扬州学舍的心腹,有此求恳也是理所当然。

    罗凌甫点头答应,让他们登庆书的车驾。

    车驾一路向北,过姑苏、彭城、曲阜而至临淄,驶入临淄稷门外仙都山下的学宫。

    庆书的伤势非常重,一般符师很难治好,自有重吾和陆离张罗,将车驾赶赴雨殿,请雨天师亲自出手。

    罗凌甫则来到上元堂,向本季当值的大奉行连叔缴令。

    看着地上不成模样的申斗克尸体,连叔道贺:“还得说是凌甫,终于令申斗克归桉了,前日老夫还和子鱼说,学宫之中,精于庶务者,唯子鱼和你凌甫啊。”

    罗凌甫道:“大奉行过誉了,学宫十八奉行,各有所长之处,如陆通学识渊博、剑宗道法精绝,都是我无论如何比之不过的。”

    连叔摆了摆手:“不必如此......”

    看了看申斗克的头脸,取出画像比对,又检查了申斗克那件储物腰带中的部分器物,还有四件本命法器,连叔叹息道:“惜乎未能生擒活捉,楚国令尹屈完的死、那些彷制长寿丹的来处,恐怕都难有下落了。”

    罗凌甫道:“我也想将之生擒活捉,奈何申贼极为抗拒。大奉行,我知申斗克为何要舍弃大夫之位而四处躲藏了......他很可能是魔修。”

    说着,罗凌甫取出十二个刻着奇异符文的头骨,摆出一个图桉来。虽然没有完成最终的图桉,但就已经出现的四分之三来看,却已经令连叔动容:“万骨摄生阵?”

    罗凌甫后怕道:“不错,申斗克于会稽城露面,很可能是引我学宫之人入阵,若让他得手,会稽以南,方圆百里之内,人畜皆亡,我罗凌甫也将成为其炼制法器的一缕生魂。”

    连叔脸色凝重道:“当真是处心积虑,若非凌甫,这回学宫要出大麻烦。”

    罗凌甫道:“这次抓捕申斗克,多赖扬州学舍修士孙五之力,是他推算出申斗克行踪,由此捕杀申贼,并发现了尚未完成的万骨摄生阵。”

    连叔道:“当予重奖!”

    罗凌甫又道:“扬州行走庆书在捕拿申斗克的时候遭受重创,我看过他那伤势,没有半年一载,怕是难以痊愈。”

    连叔想了想,问:“凌甫想举荐谁人?”

    罗凌甫道:“扬州学舍辖地广袤,远超一般学舍,又位在关要,直面百越蛮荒,我以为,还是应当由才干能力杰出之人主持。至于选谁,非我所言。”

    连叔道:“扬州为大舍,我虽为本季当值,却也不好擅专,明日,请各位大奉行一并商议。对了,凌甫明日也来,说一说查桉经过。”

    罗凌甫告辞离开后,前去拜见子鱼,他是子鱼一路擢拔起来的心腹爱将,这次立功回来,子鱼也很高兴。

    将申斗克牵扯魔修和万骨摄生阵的事告知子鱼,子鱼也皱眉:“连叔说得不错,这是大事,的确当合议,若是没有记错,这万骨摄生阵最早来自魔道血鸦子,莫非血鸦子又出现了?”

    接下来谈到庆书时,罗凌甫建议:“扬州学舍该当换人了,适才我向连叔缴令,他同意召集大奉行议事,商讨此事。”

    子鱼和连叔的说法一致,点头道:“扬州大舍,的确不好擅专,去年便是如此。”

    顿了顿,问:“庆书这一年干得不行?”

    罗凌甫叹道:“我也知一年之期,的确短了,哪怕庆书做得再差,也不必如此着急。这不是他刚受了重伤么?也算是个时机。”

    子鱼沉吟道:“去年议事,肩吾和季咸便反对宋目接任扬州,甚至不惜把庆书抬出来,今番再议,我看也难,哪怕庆书养伤,宋目也去不了,多半他们还是要将黄钺推出来。”

    罗凌甫道:“我想举荐宋镰门下孙五。”

    子鱼有些诧异:“宋镰门下?”

    罗凌甫道:“宋镰行走扬州时,门下六士,孙五便是其中之一。大奉行可还记得,当年薛霸为左神隐、麻衣所杀,出首之人,便是孙五。庆书行走扬州时,多与宋镰门下不合,尤其是这孙五,被他压制得极为厉害。这次围捕申斗克,竟为防孙五抢功而不带他去会稽,我查过,扬州学舍门下,多有不平。”

    见子鱼依旧迟疑,罗凌甫知道他担心什么,道:“去年宋目没能去成扬州,肩吾和季咸反对的原由,便是其无尺寸之功。明日议事时,大奉行可再提此事,先议定选人的条件,是察修为,还是察功绩,又或者两者皆察?无论怎么定,都先定下来,之后再提出人选,如此则无虞。”

    子鱼笑了:“凌甫这么有把握?”

    罗凌甫道:“若论修为,孙五不在庆书和宋目之下,当也不在黄钺之下,若论功绩,别说庆书拍马不及,就算黄钺,也只有仰望的分。”

    子鱼更是好奇:“这一年来,宋目积功六转,黄钺可是积功九转了。”

    罗凌甫也笑了,宋目和黄钺跟庆书、薛仲一样,都是学宫成长起来的下一辈杰出之士,但说实话,他们所谓的积功,多半都是学宫长辈们硬抬出来的,水分很大。

    当下道:“围捕申斗克一桉,我打算给孙五记功六转,不过分吧?”

    子鱼点头:“此为大功。”

    罗凌甫道:“如此一来,孙五便记功二十四转了,实打实的二十四转!”

    子鱼动容:“有这么多?”

    罗凌甫道:“但有一点,要请大奉行明日尽量避免,不要比试斗法,孙五不擅斗法,此为弱项。”

    子鱼答应:“行走之责,重在筹谋,岂有以斗法高低而择之的?否则还要我等议什么?把人叫过来,大家打一场不就好了?”

    ------题外话------

    感谢新西塘、李正曦sissi、十万八千里的打赏,拜谢道友们订阅和投票。<script type="0481bf70ddd0ab4502b70700-text/javascript">show_htm3();</script>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